|
|
|
|
|
您當前的位置:本地通首頁 > 本地歷史 > 白洋淀的變遷

白洋淀的變遷

關鍵詞:白洋淀的變遷     我要發布新的信息
  • 相關機構: 任丘
  • 電 話:
  • 網 址:http://
  • 感謝 renqiuccoo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納
  • 點擊率:14334

    已有0網友參與糾錯

被譽為“華北明珠”的白洋淀,歷來以資源豐富、風景秀麗聞名。它的形成,經歷了長期的演變過程,是地球內外應力的相互作用和人類活動影響的結果。
                                                 

    
在距今18―6億年前的上元古界,華北地區是一片汪洋。它從元古界中期開始下沉、接受沉積,到古升界早期、上萬米厚的沉積物逐步形成了以碳酸鹽巖為主的海相地層。在距今4.5億年的古生界中期,隨著地殼的區域性抬升海水逐漸退去,華北地區成了一片荒涼而又遼闊的大陸。到上古生界石炭系,地殼相對整體下降,海水再次入侵。到了距今大約2.3億年的中生界,進入以褶斷為主的構造發展期,并伴有強烈的火山活動,任丘古隆起就是在這個時期形成的。在距今6―7千萬年的新生界,整個渤海灣地區又進入一個活躍發展階段。在第三系始新統,任丘古隆起還是一個露出水面的地貌山,到漸新統,由于總體沉降速變加快,這個古隆起便沉沒到水下了。到上第三系中新統,地殼重新下降,沉積了一千多米厚的湖泊相碎屑巖。距今2―3千萬年的第四系更新統,又有幾次短暫的海水人侵(其中有一次就叫白洋淀海侵)。從那以后,白洋淀一帶乃至廣大冀中地區就逐步成為平原了。再以后,發源于太行山、燕山的幾條大的古河系,如海河水系、灤河水系以及古黃河的作用,在山前形成了沖積扇群。扇與扇之間,出現了積水洼地和湖成平原。這些洼地和湖泊成不連續的帶狀分布,如東淀、白洋淀、文安洼、大浪淀、千頃洼以及沿海的一些其他洼地等。在距今萬年左右的全新世,古洼地湖泊又經歷了時而擴張、時而收縮的演變過程。早全新世后期(距今10000―7000年),由于東南的熱氣團進人,雨水多、泥沙多,加之海面上升,干涸的洼淀再度擴張。到中晚全新世(距今7500―2500年),氣候變得溫涼、干旱,淀水變淺甚至收縮干涸。
    以上為古老白洋淀的自然變遷時期。
                                            
    從中全新世前期(距今6000年左右)起,人類開始在白洋淀周圍定居。這可以從大量的出土遺跡、遺物得到證明。近年來在安新縣城西部的留村、西南部的向陽,東南部的梁莊和任丘城西的啞叭莊,陸續發現了仰韶――龍山文化的遺址、墓葬或貝井。在向陽發現的貝井,砌筑精巧堅固,是罕見的新石器時代的遺跡。尤其是1986年發現的任丘啞叭莊新石器晚期遺址,經挖掘、遺物埋藏多,時限長。現已出土的有灰坑、柱洞、石器、骨器、蚌器、陶器等。這些遺跡、遺物證明,啞叭莊遺址,包括了龍山、商代、西周及戰國、兩漢時期的文化,前后延續三千余年。如果沒有穩定的自然條件和環境,人們在一個地方能居住如此之久是不可想像的。此外,在任丘李廣村發現的陶井中出土了東周時期的扁方銎鐵鏟和環首銅削。該村還發現了唐代磚窯、宋代墓葬。在安新縣的采蒲臺、淀頭、楊莊子、何莊子、下張家、漾堤口等村都發現過春秋陶井。在棗林莊樞紐工程上游二里許,發現過一種最原始的有胎陶片,大致產生于仰韶文化后期。
    到春秋時期,白洋淀附近即有了虢邑。《左傳》載昭公七年(公元前535年)春正月“齊侯次于虢”。這里講到的“虢”,據《讀史方興紀要》注:“在河北任丘縣西十七里”。即今后趙村北的高郭城遺址。戰國時期這里又有幬邑、貍邑。
人類活動的增加和行政區劃的出現,都證明了古淀在解體、洼地在退縮。
                                            
    白洋淀的人工堤防當始自戰國。約在公元前334至311年,燕國為了防御秦、趙、齊的入侵,修筑了南長城。因多沿易水堤擴筑,故又有“易水長城”之稱。這條長城始于今易縣西南,向東經定興、徐水、安新、任丘而終于文安東南,全長250余公里。今白洋淀北部的新安北堤,舊稱“長城堤”,相傳為燕南長城遺址。當時修筑易水長城盡管是出于軍事國防需要,它對古白洋淀形成可發生的重要影響也是不能低估的。以后,西晉左思在《魏都賦》中提到“掘鯉之淀”。唐李善注:“掘鯉之淀在河間幬縣西”。這是白洋淀見諸古籍的最早記載。
    《新唐書》有:“幬州有九十九淀”的記載。“九”極言共多,并非確指。然而,這里洼淀相連,一片澤野的景象是可以想像的。明萬歷本《任丘縣志
.山川》記載:“長豐渠……在縣西北,……引水東流通漕溉田,開元(唐玄宗年號)刺使盧惲開”。又稱:“魚陡(音bei),縣南五里,亦名通利渠,唐令魚思賢開,以泄淀水,得地二百余頃。”上述可以看出,從唐朝起,淀邊人民就著手治理并開發利用古白洋淀了。
    到了宋代,出于軍事斗爭的需要,在宋遼邊界開始了大規模的修堤筑埝,開塘泊蓄水工程。《宋史?河渠》載,宋太宗淳化四年(993年)三月,征調河北諸州一萬八千人在邊界開塘汩蓄水。沿雄州、幬州、壩州及平戎軍(治在今文安西北),破虜軍(治所在今壩縣信安),順安軍(治所在今安新安州)一帶修筑堤埝六百余里,開泊合淀,“自壩州引滹沱水灌之”,水“深不可行舟,淺不可涉渡”。既灌溉屯田水稻以充軍需,又限制契丹騎兵以拒敵。宋真宗咸平至景德年間(998―1007年),在宋遼邊界進一步開修塘濼,匯聚緣邊諸水形成一條東起滄州界,西至保定的塘泊防線。其中,有兩段即在今白洋淀區域。一段“東起雄州、西至順安軍,合大蓮花淀、洛陽淀、牛橫淀、康池淀、疇淀、白洋淀為一水,衡廣七十里,縱三十里或四十五里,其深一丈或六尺,或七尺。”另一段“東起順安軍,西至保州,合齊女淀(一寫齊安淀)、勞淀為一水、橫廣三十余里,縱百五十里,其深一丈三尺或一丈”。上述第一段塘泊中提到的白洋淀,在端村、淀頭以南、圈頭以西,因其面積最大,故后來以其名指代雄州以西諸塘泊。《宋史?河渠志》記載了當時主管緣邊塘泊的太監楊懷敏于慶歷五年(1047年)給宋仁宗的密奏:“知順安軍劉宗言閉五門、幞頭港、下赤、大渦、柳林口漳河水不使入塘,臣己復通之,令注白洋淀矣”。可見,當時“白洋淀”已成為邊界西部諸淀的總稱了。明代以后,人們見到淀水汪洋浩渺,勢連天際,遂演化寫成“白洋淀”。
    隨著開塘泊屯田政策的實施,白洋淀范圍也有所擴大。《宋史
.唐介傳》記載,沿邊塘水歲溢,害民田。中人(太監)楊懷敏主之,割邑(任丘,時唐介為任丘令)西十一村在豬漲潦,介筑堤闌(攔)之,民以為利,曰唐堤。從這段記載看,宋時任丘唐堤的修筑,是白洋淀擴展的一個證據。另外,白洋淀東部水域及沿堤村莊,近年來發現了不少唐以前的遺址,如采蒲臺村的東周陶井、戰國及漢唐墓葬,圈頭村的北朝磚室墓、唐墓,李廣村的唐墓等等。這些都是北宋初白洋淀向東擴展的物證。另據《新安縣志》記載,今白洋淀西部的四門堤,北部的新安北堤,皆筑于宋。相傳為北宋名將楊延昭為防御契丹而筑。從上述可以看出,宋代是人工促使白洋淀形成的重要時期。
    明代,白洋淀幾度干涸。據史、志記載,明成祖朱棣曾帶兵在留通淀、荷花淀筑臺田;弘治元年(1488年)白洋淀淤積為平地,百姓在淀內耕種,官府在淀中央辦過牧馬場。正德年間,唐河決入白洋淀。該淀匯聚了漕、瀑、萍、府、唐、清水、孝義、潴龍、白溝等九河之水,而具備了今天的規模。
    清代加速了白洋淀堤防的治理。
    康熙五年(1666年)直隸巡撫“發幣萬金”在安州筑堤120里。三十五年(1696年),命原河道總督任新勘查各處堤工,派內閣學士觀保修筑完固。又三年,命直隸總督吳赫“出資效力”,修筑新安堤工。雍正三年(1725年),雍正派其弟允祥和大學士朱?勘查直隸水利。他們提出,“治直隸水利必自淀始。凡古淀之尚能存水者,均應疏浚深廣”、并“多開引河,使淀與淀相通。已淤為田疇者,四面開渠,中穿溝洫。洫于渠、渠達于河于淀。而以現有淀內河身疏瀹(yue)通暢,為眾流之綱。經緯條貫,脈脈相通,泄而不竭,蓄而不盈。而后圩田種稻、早澇有備”。(《基輔水利四案》)
    雍正四年(1726年),在大渥淀疏渠、匯水、營田。
    光緒六年(1880年)縣令趙秋亭修筑千里堤。直隸總督奏請朝廷撥賑米六千石。江蘇義賬局嚴作霖助賑銀三萬余兩,修筑了任丘境內千里堤“七十二里有奇”。堤基五丈、頂一丈,高九尺。以后,又多次修筑白洋淀周圍堤埝,使之成為長堤環繞的北方湖泊。
                                           
    白洋淀景色為世人矚目是在明代中葉以后。萬歷朝兵部尚書田樂(幬州人)在《創建修阜庵碑記》中對白洋淀景色有以下一段描寫:“……見諸水環繞,楊柳夾植;蓮香舷韻,藻綠荇青;薄霧復見,水月一色,琉璃萬頃,幽勝累累;對之心目開爽……”。明萬歷進士、熹宋朝兵部尚書孫承宗(高陽人)也寫過《白洋淀太湖歌》以贊白洋淀: “白洋太湖浪拍天,蒼茫萬頃無高田,黿鼉隱見蛟龍走、菡萏參差菱荇連”。萬歷十五年(1587年)新安知縣尹從教在端村永興寺前修了一個亭子,面對白洋淀,他為此亭書楹聯一幅,上聯:“水會九流,堪似碧波浮范艇”,下聯: “荷開十里,無勞夢魂到蘇堤”。橫批:“北地西湖”。可見,那時的一些人已經把白洋淀景色,與南方的太湖、西湖相提并論了。以后,歷代地方志書都把記載白洋淀風景作為不可缺少的內容。康熙本《安州志》有“濡陽八景”,大多涉及白洋淀。諸如“云錦春游”、 “齊云遠眺”、“石臼停舟”、“白洋垂釣”、“柳灘飛絮”、“蒲口落花”、“板橋曉月”、“易水秋風”等等。乾隆本《任丘縣志》載有任丘六景,其中四景是為白洋淀風光。即“長堤煙柳”、“棗林晚渡”、“白洋月夜”、“十里荷香”。至于文人騷客乃至帝王顯宦描寫白洋淀風光的詩詞更是難以盡書。僅摘錄幾首:
                                        水 村
                                     清 康熙皇帝
                                 孤村綠塘水,曠野起春云。
                                 槐柳勝南苑,青落有鷺群。

                                        白洋湖
                                         康熙
                                 遙看白洋水,帆開遠樹村。
                                 流平波不動,翠色滿湖中。

                                   《水淀雜詩四首》其二
                                           康熙
                                 春水船行天上,冷風雨過田家。
                                  深樹幾聲布谷,晚晴千里明霞。

                                         幬州道中
                                        清 乾隆皇帝
                                 天水相與永,金波萬頃明。
                                 載舟堪獨會,鑒物人遙平。
                                 今昔原無住,漚泡底用驚。
                                  依然空闊意,最喜滌塵情。

                                       暑雨初晴過趙北口
                                   清 內秘書院大學士 孫廷銓
                                 微風翦翦動新荷,雪?銀鱗入市多。
                                 十里煙堤翻柳浪,數家茅屋掛魚蓑。

    這些詩不僅描寫出白洋淀風光的明媚,也反映了這里資源的豐富。
    歷經滄桑的白洋淀,如今四周堤防環繞,綠樹成蔭;淀內溝濠縱橫、蘆葦茂密。計有溝濠3700多條,大小淀泊143個。其中面積在萬畝以上的有白洋淀、燒車淀、馬棚淀、羊角淀、池魚淀、石塘、小北淀。千畝以上的26個。由于累年淤積,白洋淀總面積由五十年代初的567.6平方公里減少到366平方公里。淀周堤長215公里(任丘境內23.9公里)。淀內有36個純水村,淀邊有62個半水村。人口約19萬,平均每平方公里59人。
    白洋淀水產資源豐富。歷來盛產蒲、葦。其他有蓮、藕、菱、芡(雞頭)、藻。魚類有鯉、鯽、鰱、魴、鱖、黿魚、黃鱔、泥鰍、蝦、蟹等。水禽有野鴨、鴣丁鳥等。是富饒的魚葦之鄉。
    戰爭年代這里又是革命根據地。抗日戰爭時期,白洋淀人民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組成抗日武裝,神出鬼沒地打擊敵人,粉碎了日寇的“三光”政策。《新兒女英雄傳》、《雁翎隊》和《小兵張嘎》的故事就發生在這里。
    今天,在改革開放的浪潮中,白洋淀煥發了青春。它優美的自然景色,豐富的水產資源,必然得到進一步開發利用,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做出更多的貢獻。

贊助商提供的廣告
糾錯信息:( 已有 0 人發表糾錯信息 )
糾錯信息:
感謝您的參與,讓大家更準確的了解任丘!
用戶名 密碼 不支持匿名評論
標題:
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圖片刷新)

電話:13463755861 傳真:"" 郵箱:rqcszx#qq.com
地址:任丘市西環路辦事處肖樓村 郵編:062550
Copyright © 2004-2019 任丘城市在線運營中心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城市中國
""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90779號 電信業務審批[2009]字第548號函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中彩网双色球